“塑”造未来,塑料业何处出拳

2017-07-10

行业结构性产能过剩、价格波动较大、企业风险较高等问题正制约着塑料行业发展。在刚刚结束的2017塑料产业大会上,相关研究机构、塑料现货企业、期货公司及投资机构相聚一堂,共同探索产业发展规律,研判市场变化动向,为塑料产业稳健发展出谋划策。

关注四个“前高后低”

塑料产业的发展,与我国宏观经济发展紧密相联。

2017年第一季度我国GDP增长6.9%。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一季度GDP的增长,带来了上游行业需求的扩张,对中游和下游行业有一定拉动。与此同时,这种增长对于补库存是有好处的,价格的大幅度上升,短期内会刺激补库存。企业或者贸易商如若现在不买进就意味着过一两个月需要加价购买,所以这对补库存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此外,由于价格大幅度上升,很多经济相关数据包含有价格因素,这些数据也出现了明显好转。但剔除这些价格因素冷静看这些问题就没有那么乐观,但也不至于悲观。”

连平认为,今年经济整个运行会出现四个“前高后低”,一是基建投资前高后低,二是房地产投资前高后低,三是PPI前高后低,四是受到所有因素的影响GDP的增速一季度可能是最高的,以后每个季度就会逐季有所下降。不过,单季GDP增速跌破6.5%的可能性也很小,放眼全年来看会相对比较平稳,预计全年增速在6.7%左右。另外,国际市场有所改善,出口有着不错的势头,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来对冲房地产下行的压力。

对于石油化工行业来说,当前正处在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关键时期。今年一季度,我国石油化工行业实现利润2288.8亿元,同比增长98.3%,再次显示了行业的巨大发展潜力。然而,包括塑料制品在内的大宗石化产品产能结构性过剩,同质化竞争激烈,市场价格波动较大,投资依然疲软,国际竞争压力增大等突出矛盾和问题仍存,也进一步凸显了我国石化产品市场体系建设滞后这一深层次矛盾。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完全符合我国石化化工行业产业结构调整的现状,正是当前推动行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总方针。我们要清楚地看到行业技术创新能力、产业结构和绿色发展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一定差距。随着资源环境约束日趋强化,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升温,行业发展将面临更多的挑战,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行业解决现有矛盾,突破发展瓶颈,实现转型升级的唯一出路。”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副司长潘爱华说道,“石化化工行业要以五方面为着力点,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一着力点化解产能过剩矛盾,促进传统产业提质增效;第二着力点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坚持把科技创新作为引领行业发展第一动力;第三,切实推进两化深度融合,提高企业竞争力;第四坚持安全绿色发展,增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第五深入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扎实做好‘一带一路’布局。”

借“一带一路”走出去

近年来,我国塑料行业取得巨大发展成就,但面临的挑战也不少,行业发展压力较大。我国塑料制品需求已经处于较高水平,未来增长幅度趋缓。针对这个问题,今年的塑料大会上,不少专家、企业家都认为,塑料行业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实现行业走出去,是未来塑料行业发展的重点。

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何烨表示:“不久前‘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产业是经济之本,要加强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抓住新工业革命的发展机遇,培育新业态,保持经济增长的活力。习主席的讲话为塑料产品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号召,成立中国轻工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作为在国民经济各领域得以广泛应用的塑料制品,必将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全面推进拓展新的发展空间,开启新的发展旅程。”

“随着塑料行业进入新周期,市场出现了新的趋势:市场消费总量趋于饱和,上游涨价挤压利润空间,资金投向偏好于科技创新。未来塑料行业要融入我国绿色制造体系,服务智慧轻工发展,并且加快国际产业布局。”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党委书记郭永新表示,“2016年我国对沿海国家的产品出口达到1449亿美元,其中塑料制品出口额为174亿美元,占到‘一带一路’出口总量的12.04%。今年一季度我国向‘一带一路’国家出口轻工产品335亿美元,其中塑料制品出口4078亿美元,同比增长11.36%,出口增幅12.14%,高于全国出口的平均值。因此,塑料产业更多向‘一带一路’国家发展大有前途。”

郭永新说,扩大塑料机械出口,加强国际产能合作,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今年一季度,我国出口的塑料设备达到3.11亿元,产品出口美国、越南、孟加拉等国家,其中对孟加拉国塑料机械出口呈爆发式增长,增速达到了193.89%。所以在中国塑料产业消费量接近天花板的时候,塑料行业的前途是走出去,让更多的产品走出去、更多的产能走出去,现在来看这种态势已经明显。加快国际产业布局是塑料行业应对发展新周期非常有效的举措。

中石油华东化工销售分公司信息部副经理许彦认为:“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国内很多企业都会朝着专用料、高端产品方向去走。与此同时,产能向国外扩张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以目前国内的塑料情况需求来看,我们已经属于世界的中等偏上水平了,今后不太可能会有大幅度提升。而‘一带一路’上的很多国家,目前塑料消费量还很低,今后发展前景较好,因此我也建议大家紧跟‘一带一路’倡议,关注产品的出口情况。”


用期货期权避风险

价格波动是塑料行业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为降低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不少塑料企业选择了期货期权方式来避险。

2007年以来,线型低密度聚乙烯(LLDPE)、聚氯乙烯(PVC)和聚丙烯(PP)期货先后在大商所挂牌上市,十年来,随着塑料产业风险管理需求日益增长和塑料产业链品种不断丰富,大连塑料期货市场的交易规模也在不断扩大。2016年大连塑料期货市场总成交量为2.36亿手,成交额为9.16万亿元,日均持仓量为83万手,分别是2008年的18倍、15倍和67倍,交易规模占据了全国化工期货总交易量交易额的半壁江山,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塑料期货市场,在国际上也开始有重要的影响力。期货市场日益受到塑料全产业链企业和贸易商的关注,期货价格也逐渐成为了市场标杆。

如何合理运用期货工具,在参与市场的同时降低企业风险,已成为塑料行业今后发展的热门话题。

浙江明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米斗科技CEO李叶萌表示:“塑料产业上游体量和规模比较大,集中度比较高。下游产业规模相对偏小、分散。上游的产销模式是大批量生产大批量销售,但是下游客户的生产方式可能更多是订单式,呈现碎片化、分散化、离散化的特点。这样一种上下游产业结构包括上下游产销模式的差异性,导致整个产业存在供需错配,包括时间上错配、空间上的错配以及品种上的错配。这样一种矛盾可能短期或者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很难缓解。需要多方力量组成一个中间交易群体,化解供需矛盾。”

李叶萌强调,从本质上说这样的供需矛盾其实并没有被化解,只是暂时被隐藏起来,因为中间商作为一个群体本身的能力包括资金风险承受能力有限。当供需矛盾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整个中间商也会经历很剧烈的去库存,导致整个价格非理性波动,所以整个塑料产业需要期货市场这样一个能够帮中间商来规避风险、转移供需矛盾的工具。有了期货工具以后,对于产业客户来说就拥有了套期保值的工具,能够更好规避价格波动风险。从一个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中间商业群体只有把自己的风险及时转移出去,才能更好地去做供应链服务。而且,期货市场能够更好发挥反应市场预期的作用。

近年来,大连商品交易所还在积极推动场外期权业务发展,企业对场外期权的关注度正在不断提高。

据介绍,场外期权类似于价格保险,具有风险有限、占用资金少等优势,由专业金融机构设计符合需求的场外期权产品并由金融机构在期货市场代为操作,产业企业只需支付少量的权利金费用就能够达到锁定未来市场价格的目的,利于企业管理塑料价格波动风险。

浙商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军认为:“通过场外期权,企业可以在价格上涨时以更高的价格销售,保障销售利润;价格下跌时,可以保证用理想价格实现去化,而不承担市场价格下跌的风险。企业能够实现锁定成本和利润,促进企业稳健经营的目的。”

胡军举例说,宁波某甲醇制烯烃生产企业由于产业链比较长,需要储备一个月左右的原材料,在实际经营过程中具有低价购入、高价销售、库存保值的需求。该企业首先采用内部降成本的方式,但经过多年运营管理,企业本部成本已降至合理水平,成本续降的空间较小。该企业后来考虑用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但由于该企业缺少期货专业人才和期货操作经验,对于利用期货工具进行套保心存疑虑。

在此背景下,这家企业利用场外期权工具,实现了良好的避险效果。为了以较低价格购入原材料,该企业购买了看涨期权,可以在一定时间内以期权约定的价格购入原材料。但是获得这个权利,该企业也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这就是期权交易的权利金。胡军强调:“这个方案的最大好处是当价格下跌时,企业可以用更低的价格采购,获得更多利润。当价格上涨时可以锁定风险,用约定保护价进行采购,锁定企业成本。同时,为避免产成品销售价格下跌以及原材料库存贬值的风险,企业购买了一个看跌期权,在一定时间内企业可以以约定价格销售产品,企业所付出的是购买该期权的权利金。

杭电化招聘